银山

咸鱼一只,最近华武

【华武】剑客的泉客(六)

梗源于“沧海月明珠有泪”*
如有雷同……即是缘分*
华山霸气社会人  华倾负X 武当温婉人鱼道长 武祭云*
不要和我抢ooc*
泉客就是鲛人(啊美人鱼道长我超喜欢)*

【这不是刀】【真的不是】【是刀我是狗】
【汪】
————————————————————
【芳菲林】
   华倾负没有直接带武祭云回武当,而是招呼马车在芳菲林停下来。
  
武祭云迷迷糊糊的从华倾负怀中起身睁开眼睛,疑惑的看着他。

   “祭云,等我一下。”华倾负咧嘴一笑,掀开帘子下了马车,不一会又上来,还带着一只立着花苞的桃花枝。

  这是……?

  武祭云比划着,不知道华倾负他要做什么。

  华倾负把花枝往武祭云手里一塞“喏,拿着,回武当找个花瓶养起来,这样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好让你想着我。”

  武祭云看着那桃花枝,花苞像粉嫩的玉一样可爱,自己拿着这桃花枝,眼看着华倾负越发舍不得的样子。

   “美人配鲜花嘛,祭云,这桃花要是开了,你说是你好看还是它好看”华倾负嬉笑着坐过去,和他耳鬓厮磨。武祭云经不起逗弄,用树枝把华倾负和自己隔开来。

武祭云比划着,就算你我不能日日相见,我也时时想着你的。

  华倾负轻叹一声“祭云,我这不是怕你被你同门或者其他人抢走嘛。谁知道你们武当上上下下是不是都和你不一样,有的道长啊,狡诈的很。”华倾负作死一样,搂着武祭云说着过去和武当的不愉快。

武祭云接着比划,才不是呢,师兄师弟们都很好,内门弟子都对我一视同仁。

华倾负眉头一皱,发现事情不那么简单。

“祭云,防火防盗防同门知不知道,我家小道长要是就被你那些内门师兄弟拐走了,我要抢回来可难呢。”说完占有欲极强的在人脖子上吸吮着,留下诱人的红色草莓。
 
   武祭云把大毛领又裹了裹,遮住脖子上的痕迹。然后比划,师兄看见了,会找我问话的…。

   “师兄?哪个师兄?”华倾负注视着武祭云的漂亮眼睛,等着他下文。
  
  我们武当大师兄啊。武祭云比划着。全武当上下,就掌门和内门师兄还有小棠知道我的事情。

    鲛人已经完全信任眼前的人类,对华倾负说着他在武当与别人相处的种种。

   “哦……”华倾负听着,终于知道为什么武祭云着急着回去了。是为了他大师兄啊。

  师兄他,要听我唱歌,就会克服心魔一段时间……。武祭云比划完,一脸担忧的看向华倾负。

   “好好好,我知道了,我让车夫快点走,我们抓紧时间赶路,好不好?”华倾负宠溺的摸了摸小鲛人的脑袋,吻上他的额头。

【暗香】【归去兮】
  
     秦棋今天也在为兔子的事情发愁。
      身为一个暗香男弟子,他的梦想是成为兰花先生那样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武艺高超帅绝武林的顶天立地好男儿。

   “你去华山吧。”师姐说完就给他头上戴一朵兰花。
   
   秦棋选择乖乖的,自觉的,听话的穿上女弟子穿的裙子。

   此时,秦棋在给林师姐的兔子们喂草吃,忽的一声,一只飞鹰降落在他身边的枯树上,梳理自己的羽毛。

    “诶?这是……”觉得这鹰眼熟的很,秦棋放下手中的活,凑过去翻开飞鹰的羽毛,看见了绑在它脚上的小竹筒。

  【见字如面,秦施主近来可好?贫僧有一棘手之事,不知施主可愿帮忙。愿与秦施主金陵城雁来客栈一会     
                                                         ————舒华  】

   “哦…秃驴啊…”秦棋想了想,每次秃驴有什么难办的任务都会叫上自己,每次都要见面后才知道这秃驴想要干嘛,虽然秦棋不愿被这样呼来唤去,但是总比在暗香里接受胭脂的洗礼好的多。
    
     “唉,也许是我个人魅力太大了呢?”秦棋把信一烧,兔粮一丢,转身就跑去找可以用的船。

      呼,终于可以找乐子去了!

行!我码!我码还不行嘛!😭
我ri都100了你们还凑热度!啊!
咳咳咳来点梗……(突然怂)

一个置顶

咳咳,这里银山,感谢关注我的朋友们,但是很抱歉因为我十二月要联考,明年二月要校考,更新的时间会间隔很大也有可能不更……嘛,我尽量。

文的话我知道我写的什么妖魔鬼怪但是没办法我就很想写……

欢迎QQ骚扰,别太晚也别太早就好。亲亲你们

【华武】剑客的泉客【五】

梗源于“沧海月明珠有泪”*
如有雷同……即是缘分*
华山霸气社会人  华倾负X 武当温婉人鱼道长 武祭云*
不要和我抢ooc*
泉客就是鲛人(啊美人鱼道长我超喜欢)*

【这不是刀】【真的不是】【是刀我是狗】
【汪】
顺便上一章翻车了我下一次补回来
————————————————————

【华山】【长风驿】
华倾负一开始还担心,武祭云的漂亮尾巴被人看见了该怎么办,但他的小道长真不用他操心,做过了之后,鱼尾自觉的变回了修长的双腿。
  “可是我的祭云宝贝儿啊……你的裤子在水里挣脱掉了,我该怎么办啊……”华倾负一脸的无语,华山那么冷,把这小道长冻着了可如何是好。
   武祭云睡在华倾负怀里,浑然不知他的担忧。

华倾负看着小小的人身上被自己肆意欺凌的痕迹,脖子上青一块紫一块,微微裸露的胸前吻痕清晰可见。
“啧,反正是冷血动物,应该不怕冷的吧”华倾负脱下自己的外衣,仅仅穿着一套震岳衫,把小道长包的严严实实。

远处,几个华山弟子看见自己师弟抱了个人回来,心中一惊,赶忙凑上前去,定眼一看,这不是武当的人吗?

“师弟,这道长哪来的?”一位年纪较大的师兄目瞪口呆,生怕是自己师弟拐回来的。
“什么哪来的,这是我捡回来的,道长一个人这个样子回不了武当,我先带回华山了啊。”华倾负一脸黑线,看着师兄们的眼神,好像自己干了什么错事,还是非常大的错事一样。

“师弟,武当与我们向来不合,这位道长你先好生伺候着,等人醒了赶紧送回去,千万不能摊上这麻烦,知道了吗?”另一位师兄分析着,把自己的外衣盖在华倾负身上。

“是,师弟明白”华倾负点点头,又看了看怀里的武祭云,小道长睡的正香,颜色稍淡的眼睫毛像小刷子一样盖在眼睑上,好看的惹人怜爱。

华山师兄再一次感叹师弟艳福不浅。

【华山】【华倾负住处】

华倾负端了盆热水,趁着小道长还睡着,把人衣服扒了,硬着给人擦了身子,换上干净的衣服。等他出去解决完回屋时,武祭云已经醒了,一脸茫然的坐在床上,眨着眼睛。
 
   华倾负感觉武祭云可爱的紧,凑上去就开始吃人家豆腐,亲昵的举动惹的笑小道长轻哼不断,脸微微泛起红晕。

    屋外风雪交加,屋里的人只感觉如沐春风,仿佛世间所有的美好,幸福,都汇集于此。
  
   
   所以华倾负不知道,未来的那一天,武祭云离开他的时候,他几乎肝肠寸断。
   所以武祭云不知道,未来的那一天,华倾负扔下他的时候,他近乎痛不欲生。

【武当】
  郑居和坐在案前,心里没有表面那么淡定。

   别的师弟一天两天不回门派,是常事,可是一直常驻这里的武祭云今天竟然没有回来,郑居和握紧了拳头,完全不似平日的那么冷静。
  
   武师弟…好像问过华山。唉…现在说这些完了,只希望他平安无事。
 
     突然,郑居和感觉头一阵疼痛,两手捂住脑袋倒在案前,脑海中满是另一个声音。

   “闭嘴……”郑居和冷汗浸透了和光衫,咬紧牙关尽量不让自己叫出声,影响了师弟们休息。

   半柱香后,郑居和疲惫的从席上爬起来,捂着脑袋紧闭双眼。
    “师弟啊……”
   郑居和无比怀念武祭云的声音,武祭云唱起的鲛人的歌谣。
   每次听到那种声音,心里便会无比的平静……

  【华山】
一晃几天过去了。
可能是冷血动物的原因,武祭云丝毫不畏惧华山的严寒。硬是在冰天雪地里要华倾负陪他玩。
   谁让武当不会下雪呢。
路过的华山弟子已经习以为常了,自己的师弟/师兄陪着他的小道长玩着,不想啃狗粮就滚远点吧!
    但是这一天,武祭云有什么心事似的,一直趴在窗前看枝头慢慢被雪覆盖,连华倾负拿回来一只雪做的小兔子都不怎么感兴趣了。
   “怎么了祭云?”华倾负坐在武祭旁边,一手抚摸他的头发一手撑着脸。
   武祭云用手比划着,华倾负好半天才明白。
  小道长是想回门派了啊。
“噗…祭云,这种事情怎么不早说,”华倾负把武祭云拉到怀里,轻吻他的额头。“那我们明天就去武当,好不好?”
   武祭云眉头皱的十分紧,比划着。
可是我回门派,就见不到你了……
“怎么会呢,小傻瓜,我们可以天天在芳菲林里见面啊。”
  武祭云咬了咬嘴唇,终于点点头。
其实武祭云在这几天的相处中发现,自己已经离不开华倾负了。时时刻刻,都想和他在一起。
   一刻不见,如隔三秋。

【华武】剑客的泉客(小车一发)

https://shimo.im/docs/obOWKEMDu1QqRupG 点击链接查看「华武   剑客的泉客  (车)」,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看不了就评论见啦啦啦~

【华武】剑客的泉客[相见恨晚]

梗源于“沧海月明珠有泪”*
如有雷同……即是缘分*
华山霸气社会人  华倾负X 武当温婉人鱼道长 武祭云*
不要和我抢ooc*
泉客就是鲛人(啊美人鱼道长我超喜欢)*

————————————————————
【芳菲林】【西】
华倾负坐在树下一口一口的喝着酒,等着武当弟子。
 
“念念不忘就去看看人家嘛”师兄师弟的话简直“余音缭绕”。
 
突然华倾负动了动耳朵,望向芳菲林的另一边。

  没听错的话,有女子的呼叫声。

  华山弟子向来洒脱热血,光天化日之下岂能对此事袖手旁观。华倾负提起长剑三尺,轻功跳到树上,又瞬间跳出好远……

【芳菲林】【北】

武祭云本来是要去那树下看华山弟子今日在不在,谁知道半路上遇上贫民妇女被几个江湖混混调戏,侮辱。

  武当弟子一心向道,光天化日之下岂能对此事袖手旁观。武祭云真气内转,催动长剑飞舞,向那几个混混刺去,招招又避开要害。

   这时,一抹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身影降落在武祭云面前。

   而他们两人尚不知,以后将有多少爱恨情仇包含在这漫天花瓣,眉目传情中。
 
武祭云瞪大了眼睛,这人正是自己心心念念的华山弟子。

  华倾负挑挑眉,想不到自己朝思夜慕的小道长会在这里出现。

“哟,一个还不够,抓着一对鸳鸯来送死,不知道你大爷我……”话没说完,小混混的一只手落地。

  “呃啊啊啊啊啊——!”随着惨叫,其他人迅速将小混混架走,速度之快让人瞠目结舌。

“姑娘,快些回家吧,莫要让贼人看见你的踪迹”华倾负对瑟瑟发抖的女人微笑着,其实谁都看得出来他皮笑肉

不笑。
   “是……是,谢谢两位少侠!多谢少侠出手相助!”也许怕粘上什么麻烦,那女人也马上离开了……

  “哟,道长,居然在这里见面了啊”华倾负对一直没有说话的道长笑了一下,还是那种笑。

  还是那种笑。
 
武祭云微微一点头,用手语比划着“少侠抱歉,贫道是哑的”。
 
华倾负一怔,想不到这小美人是个不会说话的人,他有些理解为什么道长一直不愿意凑近那棵树了。
 
  是怕自己被嫌弃了啊。

  武祭云猜得到华倾负在想什么,但是他没办法说出来。

  人形的他,不能说话。

  其实作为鲛人的他,说话也不利索。

  华倾负挠了挠头,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那个,道长啊,早些回门派吧,啊对了,我叫华倾负,倾尽一切都倾,不负韶华的负……就这样吧,道长,有缘再见。”华倾负抱了抱拳,刚要离开……

  就看见道长低着头,两手紧紧抓住前襟。

   …………哇哦现在的道长流行碰瓷讨债吗???
  
很快,华倾负发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眼前的道长连气都是带着颤的,看他脸色竟是一片潮红。道长努力稳住身子,但身体巨大的躁动使他渐渐体力流失,向后倒去。
  
华倾负手疾眼快,赶紧去抱那人,看着怀里的道长眉
头紧锁,两手紧紧抓着自己衣物,脑内竟是一片空白。
 
  “呜……呜……”道长突然发出一阵忍耐一般的叫声,叫的华倾负心尖一颤——这声音即使傻子听了都会说是天籁吧?

   “道长?道长?你没事吧?”华倾负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的眉也紧锁着,担心的看着怀里的美人儿。
 
“唔啊……呃……嗯……”叫声越来越大,华倾负觉得道长似乎要忍不住什么东西一样。突然道长松开他的手臂,竟向江南的水里跳去,激起浪花一片。

   “?!道长啊啊啊啊啊啊?!”吓坏了华倾负,待他急忙去看时,水面已经恢复了平静。

   华倾负瞪大了眼睛,潜入水中。

    江南的阳光温柔,照入水中,华倾负刚好能看见那道长。
 
   他看见道长的双腿化作鱼尾。
 
   他看见那蓝色鱼尾惊心动魄的美。

     他一时愣了,长大了嘴,忘了自己身处水中,喝了一大口水。

  武祭云听见水中声音,定眼一看,赶紧把溺水的少侠带回岸上……

  【芳菲林】【北】

武祭云慢慢起身,从华倾负嘴唇上离开,华倾负也没有喝太多水,只是呛到了而已。

  “咳咳,咳咳咳!”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华倾负咳出了最后一些水,茫然的躺在岸上,任小小的水花向他拥抱。

   “道长……”华倾负第一件事,就是去看那道长,还有他的鱼尾。

   “……华少侠……”武祭云一脸慌乱,除了师兄,掌门,第一次有人知道他的秘密。

    还是自己在意的华倾负。

   “原来……你会说话啊”华倾负笑了笑,把人拉到自己身上,看他湿湿的长发贴在自己胸膛上。

   “道长,告诉我姓名”华倾负笑的俊郎,武祭云第一次看见。

   “贫……贫道,武,武祭云……”似乎没有胆量说出来似的,道长低着头,小声的说着。

   “武祭云道长?”华倾负又笑了,把遮人面孔的发丝撩到人耳后,欣赏他苍白,犹如珍珠一样的容颜。

  “倾负记住了,武道长……不,祭云”

华倾负把道长脑袋按向自己,深深的吻着人,轻轻舔弄他的嘴唇,不顾道长的鱼尾拼命拍打水面,激起漂亮的水花。

  鲛人的身体是冷的
   心是热的。

——————————————我我我我保证下一章车!!!【被枪毙】

 

【剑客的泉客,人设一发】华武【顺便亲友小甜饼】

嗯咳!听说有人想知道鲛人故事的大概,放心啦放心——这是超甜的饼饼哦——(好像你不写刀一样)

于是乎,俩儿砸的人设新鲜出炉——啊啊对啦,这位天使说要给我画我儿砸——(激动到死亡) @画地为牢 谢谢你!么么哒——

大儿子  华倾负。华山弟子,社会你华哥人狠话贼多。不算贫穷的华仔,白切黑一个,脸上笑眯眯心里不可描述的,奇怪的人。   喜欢芳菲林,喜欢华山,最喜欢武祭云
    
二儿子  武祭云。武当弟子,南海鲛人,误闯世俗,流落于武当被郑居和救起。对郑居和有种不可描述的感情(非爱情( •̀∀•́ ))意外的单纯,不谙世事,说话不利索,非鲛人状态不能说话。喜欢江南,喜欢龙渊,喜欢武当,最喜欢华倾负。

鲛人善织,布遇水不湿,泪化作珠,这种道长真的超可爱了对不对——

放心啦我是喜欢he的小咸鱼,客官放心食用——(虽然我还是不知道怎么发链接╭(°A°`)╮)

于是啦,QQ里亲友的小甜饼饼——走起——
——————————————————
沈千醉,华山弟子一只

莫无霜,武当弟子一只

二者相遇既融,但副作用是莫莫第二天请病假并持续一周

武祭云:(在水里摇尾巴)师兄……你房间里有蚊子吗?看把你咬的……(指指人脖子,锁骨,脖颈)

莫无霜:(摸摸祭云头)没事没事,你师兄被狗咬了。(捂腰)

沈千醉:汪——!

华倾负:为什么这俩人开那么多法拉利了我还连祭云手都没碰过。

(文外音:怪我咯你自己躲着人家……)

沈千醉:师弟莫急,这种事情要来日方长。

莫无霜:方长,是谁(一脸“笑意”)

沈千醉:(一脸宠溺max)你啊~~(把人抱回屋)

翌日————————

武祭云(用手比划):师兄,莫无霜师兄请假

郑居和:…………(一脸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