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山

咸鱼一只,最近华武

【华武】剑客的泉客(小车一发)

https://shimo.im/docs/obOWKEMDu1QqRupG 点击链接查看「华武   剑客的泉客  (车)」,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看不了就评论见啦啦啦~

https://shimo.im/docs/VtzyORLQ23kbG6oD 点击链接查看「无标题」,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我就不信了你们看不见我的车

https://shimo.im/docs/WgwNNWL9lqMYbWtC 点击链接查看「,」,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

不信发不出来开

cao了,被屏蔽了[拿烟的手微微颤抖]
教我,怎么用石墨

【华武】剑客的泉客[相见恨晚]

梗源于“沧海月明珠有泪”*
如有雷同……即是缘分*
华山霸气社会人  华倾负X 武当温婉人鱼道长 武祭云*
不要和我抢ooc*
泉客就是鲛人(啊美人鱼道长我超喜欢)*

————————————————————
【芳菲林】【西】
华倾负坐在树下一口一口的喝着酒,等着武当弟子。
 
“念念不忘就去看看人家嘛”师兄师弟的话简直“余音缭绕”。
 
突然华倾负动了动耳朵,望向芳菲林的另一边。

  没听错的话,有女子的呼叫声。

  华山弟子向来洒脱热血,光天化日之下岂能对此事袖手旁观。华倾负提起长剑三尺,轻功跳到树上,又瞬间跳出好远……

【芳菲林】【北】

武祭云本来是要去那树下看华山弟子今日在不在,谁知道半路上遇上贫民妇女被几个江湖混混调戏,侮辱。

  武当弟子一心向道,光天化日之下岂能对此事袖手旁观。武祭云真气内转,催动长剑飞舞,向那几个混混刺去,招招又避开要害。

   这时,一抹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身影降落在武祭云面前。

   而他们两人尚不知,以后将有多少爱恨情仇包含在这漫天花瓣,眉目传情中。
 
武祭云瞪大了眼睛,这人正是自己心心念念的华山弟子。

  华倾负挑挑眉,想不到自己朝思夜慕的小道长会在这里出现。

“哟,一个还不够,抓着一对鸳鸯来送死,不知道你大爷我……”话没说完,小混混的一只手落地。

  “呃啊啊啊啊啊——!”随着惨叫,其他人迅速将小混混架走,速度之快让人瞠目结舌。

“姑娘,快些回家吧,莫要让贼人看见你的踪迹”华倾负对瑟瑟发抖的女人微笑着,其实谁都看得出来他皮笑肉

不笑。
   “是……是,谢谢两位少侠!多谢少侠出手相助!”也许怕粘上什么麻烦,那女人也马上离开了……

  “哟,道长,居然在这里见面了啊”华倾负对一直没有说话的道长笑了一下,还是那种笑。

  还是那种笑。
 
武祭云微微一点头,用手语比划着“少侠抱歉,贫道是哑的”。
 
华倾负一怔,想不到这小美人是个不会说话的人,他有些理解为什么道长一直不愿意凑近那棵树了。
 
  是怕自己被嫌弃了啊。

  武祭云猜得到华倾负在想什么,但是他没办法说出来。

  人形的他,不能说话。

  其实作为鲛人的他,说话也不利索。

  华倾负挠了挠头,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那个,道长啊,早些回门派吧,啊对了,我叫华倾负,倾尽一切都倾,不负韶华的负……就这样吧,道长,有缘再见。”华倾负抱了抱拳,刚要离开……

  就看见道长低着头,两手紧紧抓住前襟。

   …………哇哦现在的道长流行碰瓷讨债吗???
  
很快,华倾负发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眼前的道长连气都是带着颤的,看他脸色竟是一片潮红。道长努力稳住身子,但身体巨大的躁动使他渐渐体力流失,向后倒去。
  
华倾负手疾眼快,赶紧去抱那人,看着怀里的道长眉
头紧锁,两手紧紧抓着自己衣物,脑内竟是一片空白。
 
  “呜……呜……”道长突然发出一阵忍耐一般的叫声,叫的华倾负心尖一颤——这声音即使傻子听了都会说是天籁吧?

   “道长?道长?你没事吧?”华倾负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的眉也紧锁着,担心的看着怀里的美人儿。
 
“唔啊……呃……嗯……”叫声越来越大,华倾负觉得道长似乎要忍不住什么东西一样。突然道长松开他的手臂,竟向江南的水里跳去,激起浪花一片。

   “?!道长啊啊啊啊啊啊?!”吓坏了华倾负,待他急忙去看时,水面已经恢复了平静。

   华倾负瞪大了眼睛,潜入水中。

    江南的阳光温柔,照入水中,华倾负刚好能看见那道长。
 
   他看见道长的双腿化作鱼尾。
 
   他看见那蓝色鱼尾惊心动魄的美。

     他一时愣了,长大了嘴,忘了自己身处水中,喝了一大口水。

  武祭云听见水中声音,定眼一看,赶紧把溺水的少侠带回岸上……

  【芳菲林】【北】

武祭云慢慢起身,从华倾负嘴唇上离开,华倾负也没有喝太多水,只是呛到了而已。

  “咳咳,咳咳咳!”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华倾负咳出了最后一些水,茫然的躺在岸上,任小小的水花向他拥抱。

   “道长……”华倾负第一件事,就是去看那道长,还有他的鱼尾。

   “……华少侠……”武祭云一脸慌乱,除了师兄,掌门,第一次有人知道他的秘密。

    还是自己在意的华倾负。

   “原来……你会说话啊”华倾负笑了笑,把人拉到自己身上,看他湿湿的长发贴在自己胸膛上。

   “道长,告诉我姓名”华倾负笑的俊郎,武祭云第一次看见。

   “贫……贫道,武,武祭云……”似乎没有胆量说出来似的,道长低着头,小声的说着。

   “武祭云道长?”华倾负又笑了,把遮人面孔的发丝撩到人耳后,欣赏他苍白,犹如珍珠一样的容颜。

  “倾负记住了,武道长……不,祭云”

华倾负把道长脑袋按向自己,深深的吻着人,轻轻舔弄他的嘴唇,不顾道长的鱼尾拼命拍打水面,激起漂亮的水花。

  鲛人的身体是冷的
   心是热的。

——————————————我我我我保证下一章车!!!【被枪毙】

 

【剑客的泉客,人设一发】华武【顺便亲友小甜饼】

嗯咳!听说有人想知道鲛人故事的大概,放心啦放心——这是超甜的饼饼哦——(好像你不写刀一样)

于是乎,俩儿砸的人设新鲜出炉——啊啊对啦,这位天使说要给我画我儿砸——(激动到死亡) @画地为牢 谢谢你!么么哒——

大儿子  华倾负。华山弟子,社会你华哥人狠话贼多。不算贫穷的华仔,白切黑一个,脸上笑眯眯心里不可描述的,奇怪的人。   喜欢芳菲林,喜欢华山,最喜欢武祭云
    
二儿子  武祭云。武当弟子,南海鲛人,误闯世俗,流落于武当被郑居和救起。对郑居和有种不可描述的感情(非爱情( •̀∀•́ ))意外的单纯,不谙世事,说话不利索,非鲛人状态不能说话。喜欢江南,喜欢龙渊,喜欢武当,最喜欢华倾负。

鲛人善织,布遇水不湿,泪化作珠,这种道长真的超可爱了对不对——

放心啦我是喜欢he的小咸鱼,客官放心食用——(虽然我还是不知道怎么发链接╭(°A°`)╮)

于是啦,QQ里亲友的小甜饼饼——走起——
——————————————————
沈千醉,华山弟子一只

莫无霜,武当弟子一只

二者相遇既融,但副作用是莫莫第二天请病假并持续一周

武祭云:(在水里摇尾巴)师兄……你房间里有蚊子吗?看把你咬的……(指指人脖子,锁骨,脖颈)

莫无霜:(摸摸祭云头)没事没事,你师兄被狗咬了。(捂腰)

沈千醉:汪——!

华倾负:为什么这俩人开那么多法拉利了我还连祭云手都没碰过。

(文外音:怪我咯你自己躲着人家……)

沈千醉:师弟莫急,这种事情要来日方长。

莫无霜:方长,是谁(一脸“笑意”)

沈千醉:(一脸宠溺max)你啊~~(把人抱回屋)

翌日————————

武祭云(用手比划):师兄,莫无霜师兄请假

郑居和:…………(一脸复杂)

【华武】剑客的泉客(二)[期待相遇]

梗源于“沧海月明珠有泪”*
如有雷同……即是缘分*
华山霸气社会人  华倾负X 武当温婉人鱼道长 武祭云*
不要和我抢ooc*
泉客就是鲛人(啊美人鱼道长我超喜欢)*

   ——————————————————
【江南   芳菲林】【追忆】

武祭云第一次遇见华倾负,就是在那桃花树下。
   那华山弟子似乎被人追杀,他紧捂着结实胸膛上不断流出血珠的伤口,武祭云看着揪心,脸也不自然的泛起红晕。桃花树下,华倾负的伤口被花瓣覆盖,最后连花瓣都成了深红都颜色。

没多久,他起身走了,武祭云偷偷看着他的身影,却只能在水中一石头后躲着,不敢出声。

又过了一会,一帮身形如狼虎的江湖恶霸随着血迹追寻至此,看着踪迹到这里就停止,一群人发出一阵怒吼。

武祭云皱了皱好看的眉,看着带血的花瓣被肆意践踏,端的是十分可惜……
 
于是他从水中走出,走向那群不知道自己的死期即将到来之人……

从此,武祭云就喜欢看着华倾负在树下或自言自语,或醉醺醺的打鼾,或练剑或站立。每一个华倾负,他都很喜欢。

可是他在水里,他在岸上。

终于有一天,他鼓起勇气化作人型,哪怕只能和他成为朋友,自己也会很满意的吧……

可是那天华山弟子没有来。
第二天…
第三天……
…………
他看见华倾负远远的站着望向他这里,却不过来。

也许他怕生,也许他还有事,也许……

武祭云给了自己很多理由。
一颗晶莹的珠子却从他脸上匆匆划过……

【华山】
   华倾负和几个同门正在长风驿,看着寥寥可数的几人,华倾负长叹一声。
     也不知道今天那小道长会不会去芳菲林。
    一旁的沈师兄看了,不禁调侃“哟倾负,咋了这是,思春呐?”华倾负给沈千醉一个白眼,不打算和他交流。
      漠河川歪头看了半天,笑着说“师兄怕不是邂逅了武当的哪位道长?师兄说来听听好不好啊?”
     “要你们多嘴!”华倾负皱眉,却真把那小道长在树下不知道干嘛的事说了出来。
      果然,这两个家伙发出一阵唏嘘。
      “咳,师弟啊……虽然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你看你师兄我,现在和自家无霜过的多好”
        “这种事情有什么关系……”华倾负又赏他一白眼,想当初沈千醉同莫道长在一起的时候,这家伙差点把华山都掀了。
       “师兄,你想啊,这道长一直在那芳菲林,不是在等别人,应该就是在等你吧……”漠河川一副思考的样子,说“可是师兄你被人看见了那么多次,人家道长还会以为你讨厌人家呢,你说是不是?”
   华倾负觉得有这样一个师弟以后就不用愁了。

“那我怎么办”华倾负摁摁眉心,脑中小道长的身影挥之不去。

“还能怎么办,今天师兄你早点去呗,看见了道长就赶紧上前打招呼!”漠河川,沈千醉两个人充满期待和望同门成龙的看着华倾负。
   华倾负表示这种同门还是扔进龙渊吧。

【武当】
  武祭云在一个晚上的调整后,感觉身体好多了,以防万一,他还是随身携带郑居和给他的药。
   他走出他的住处,看见自己师兄,莫无霜正往外走。
   “师兄早……”武祭云的声音还是略显沙哑,但与昨日比好了不少。
    莫无霜回头,看见武祭云还只穿着里衣,弯眸笑道“师弟,怎么起这么晚,师兄我都用过早膳了。”
    武祭云打了个哈欠,问莫无霜“师兄……这是要去哪啊?”  “我去趟华山,明日回来。”   “华山……?”
    “嗯,去看看一位华山弟子,这几天天气不好,我去送给他些东西”  莫无霜说这话时,漂亮的脸上泛起红晕,轻咳几声,冲武祭云挥挥手“师兄先走啦,师弟近日多照顾好自己啊。”
     “好……”武祭云不知道师兄和哪个华山弟子情深深雨蒙蒙,但是他无比确定,师兄刚刚那种表情,自己在想那位华山弟子时也露出过……

————————————————————
华:好了好了去找自家老婆
武:阿妈我是不是恋爱了
沈:(抱紧莫无霜吧唧)
漠:(啃狗粮)

【华武】剑客的泉客(华山弟子x武当鲛人)

梗源于“沧海月明珠有泪”*
如有雷同……即是缘分*
华山霸气社会人  华倾负X 武当温婉人鱼道长 武祭云*
不要和我抢ooc*
泉客就是人鱼,就是鲛人的意思啦*

海人鱼海人鱼,东海有之,状如人,眉目、口鼻、手爪、头皆为美丽女子,无不具足。皮肉白如玉,无鳞,有细毛,发如马尾,长五六尺。阴形与丈夫女子无异,。交合之际,与人无异,亦不伤人。————《洽闻记》

  华倾负觉得,世上再也没有比江南更好的地方了。

提一壶酒独自坐在芳菲林中,看落英缤纷,心情再不好也会被漫天飞舞的花瓣平复。

  这日,华倾负又一次在和店小二杀价成功后,来到了他平时休憩的树下,只见那树下有人,突然眼神一凝,细细的想“若不是师兄师弟们来抓我回去做课业了?罢了罢了,绕路走。”于是他悄悄后退,丝毫没有惊动那树下的人。
 
其实,就算不是他同门,他也不会过去。
  
谁让他在这江湖,得罪了太多人呢。
 
谁知,第二日,那人依旧在那。

  第三日。
 
第四日。
  …………

  直到第十五日,华倾负再也受不了在山顶看风景了,打算好好和那人谈一谈。

   他早就看清楚了,那武当的小道长天天占着他的地方闭目养神,细细看去,竟生的好看。

   虽然华倾负知道自己门派里的同门和武当的白豆腐们的恩恩怨怨,但是他不介意再多一段故事。

   谁知,今天那人,竟是没来这树下。

   华倾负轻轻摩擦着手里的花瓣,脑中是那小道长的容颜。

   真的是个美人儿,可惜唇色发紫,脸色苍白,别是生了病治不好啊。

   这样想着,华倾负攥紧了手里的花瓣。

【武当】

   郑居和从玉虚宫里出来,就看见武祭云火急火燎的跳入池里。

   “师弟?这个月回来的好晚。”郑居和连忙快步过去,看着自己师弟一脸的痛苦的脱着衣服。武祭云双手紧紧扣着池壁,不时的颤抖着,在水中的他似乎遭受着什么巨大的折磨。

   水下,武祭云的双腿并在一起,来回的摇晃,激起大片水花。

   过了一会,水面恢复平静,水下赫然露出一条美丽的鱼尾。

   竟是一个鲛人。

  如果海是最美的蓝,那么这尾便是被尊贵的海神赋予了色彩。阳光散落在池中,照的那鱼尾晶莹剔透,蓝色的鳞片熠熠闪烁。

   好像深海里的珍珠,夜空中的繁星点缀。

  郑居和见武祭云没有回复他,以为他疼坏了,从随身携带的小锦囊里掏出些药丸,送到武祭云口边“来,师弟,这个月的药。”他微笑着,看
着武祭云一把抓过药丸往嘴里塞。

   鲛人发出了些轻轻的嗯啊声,双肩慢慢不在颤抖,眉头也松开了,好像整个人都放松了一般。

  “多谢师兄了……”是沙哑,疲惫的声音,但不难听出,这鲛人原本的声音是多么令人神往。

“无事,既然回来了,就好好休息。”郑居和摸了摸武祭云的头,这个从小被掌门捡回来,生活在武当的小师弟那都好,就是每个月都发情期都需要有人从云梦带回来特殊的药物,而这段期间,武祭云只能化作鲛人的样子,慢慢调息。

  看着武祭云苍白的面孔,长长的睫毛,眼睛微眯,似乎药物还没有完全起效,郑居和不止一次暗自揣度。世间真有鲛人,只怕这事传到世人耳中,武师弟会被极端的什么人什么组织拐走……比如万圣阁……比如蝙蝠岛……

  所以,这个秘密不能被别人知道……

除了掌门,小亦子,小棠,居新,居诚,同门也不能知道。

“师兄……”
“嗯?”
“华山……是个怎样的门派?”
“…………师弟问这个做什么”
“好奇……”

——————————————————
谁都无法阻止我的脑洞扩散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飘了)看到沧海月明珠有泪的时候突然想起来沧海门派,然后不知道怎么了联想到了武当鲛人被华山弟子拐回去养在龙渊天天甜甜蜜蜜不能自拔然后有了小鲛人和小华山幸福一生——(吸气)醒醒吧我还是……咳咳,反正没人喂我小甜饼,我就自己做。(又飘了)

【薛晓】星若水-渊

现设  办公室恋情(不)四

【医院】

“真的没事了吗?”薛洋皱着眉,紧盯晓星尘头上的白色纱布。

“放心吧,我感觉好多了,再说不去公司那边的话同事们也会担心嘛。”其实晓星尘想回公司,与自己部门的“心腹”侦查各种事仪。

“……好吧。”薛洋没有理由阻止这个认真的人,又想送他一程但是怕被别人看见,薛洋很清楚自己对晓星尘不能太过亲近,因为他的对手是金光瑶,一个不择手段向上爬的人,如果薛洋转而投奔晓星尘的部门,那他的求生欲怕是有点低。

所以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晓星尘整理好仪表,一个微笑后随保镖从病房离开。 而他只能让手下监视着他的动向,有任何不对劲立即汇报。

【公司】

蓝思追今年随蓝湛到公司学习,过了实习期的话他就是蓝湛的接班人,下一个财务部长。 而他还有很多要学习的东西,所以他一天比一天努力。

“思追,晓星尘回来了。”隔壁桌的好友兼同事说。

“是吗!嗯……要赶快告诉魏婴前辈。”蓝思追听说魏婴和蓝湛在一起,便匆匆赶去。

晓星尘坐在自己办公室里,翻看着两天份的工作资料。他的得力助手小王和宋岚的手下小张是对活宝,所以他知道晓星尘落水后心一直悬着,直到晓星尘完好的出现在他面前。

小王一辈子都忘不了,刚来公司时是谁给了他努力和坚持的理由。

“晓部长,害你落水的人已经知道是谁了。”小王知道晓星尘是被人推入水中之后,急忙赶到警察局,极力配合警方调查,所以调查才会那么快。

“……知道?”晓星尘注意到小王的不自然用词。 “是的,因为嫌疑人还没有被抓到……”小王眉头一皱,挠了挠头。

………………

晓星尘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明明刚刚说过,知不知道无所谓。

毕竟自己没有像害他的人想的那样死掉。

可是嫌疑人……如果抓到的话……

晓星尘闭了闭眼。“我知道了……”他挥挥手示意小王说下去。

“嫌疑人是无职业者,苏涉。”

金光瑶看着眼前苏涉的尸体,挥挥手让人清理掉。 蠢东西,真以为自己会放他活着回去?

“苏涉?”晓星尘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受谁指示?” “这个……目前不清楚,案发后苏涉这个人就失踪了。”


金光瑶在苏涉的房间里转悠着,从暗处翻出一个包裹,撕开,露出了装有白色粉末的塑料包装。

一个让人心寒的微笑在他嘴角绽放。

“据调查,苏涉没有任何经济来源,是个被社会抛弃的人啊……”最后一句虽然是小王的吐槽,却是事实。

金光瑶拿出手机,拨打薛洋的电话。

“成美啊……嗯,你猜我要干嘛?…………呵呵呵,你听好哦。” 金光瑶眯了眯狐狸眼。

“你贩卖毒品的同伴,被我杀了哦。”

“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害晓星尘的人是我了。”

虽然吧,我八百年不更新,但是吧,我一直在脑海里构思,所以有时间才能更新,所以怎么说呢,敬请期待吧我学生党不容易不可能天天更🙏🙏